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北京人艺青年演员的中坚何冰

2018-11-07 10:34:01
北京人艺青年演员的中坚何冰 何冰:这是实话。

想一想看,在人生剩下的一万多天时间,我还能和儿子在一起多少天?别人家都是孩子一长就高兴,我是儿子每长一寸我就难受,老希望停留在他还是个小宝宝的时候,咱们依偎着,逗着,但这是不可能的。

我老觉得我儿子以后可能会是个非常好的演员。

记者:你希望儿子从事演员这个职业吗? 何冰:我希望啊!为什么不干我们这行啊?这行多好啊!不用朝九晚五,收入比别人多,而且只要你运气好,有很大的可能性成功啊。

我觉得我自己现在过得挺不错,儿子以后只要能复制我的生活,能过到我今天这状态,我就挺满意的。

记者:可见你对你的职业、你现在的生活都很满意。

何冰:非常满意。

我没什么可抱怨的。

身为话剧演员,能在北京人艺工作,已经是幸福的了!如果说不满足,会有不满足。

但我的不满意是对我自己不满意。

曾经我觉得自己非常聪明,那个时候是对自己特满意,但对周围环境不满意。

现在正好反过来了。

这就是成长吧。

也就是说,我在自己四十多岁的时候,身在福中知了福,而且这福气真不小! 盲目自信很珍贵 记者:我觉得无论是你当年默默无闻的时候,还是如今已经是顶梁柱的状态,身上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自信。

何冰:我承认你说的,我一直很自信。

但所有的“自信”前都要打上两个字——“盲目”,但这非常珍贵。

我觉得所有的自信都是盲目的,身为一个普通人,在芸芸众生中那么自信,一定是盲目的,反正我的自信是相当盲目的,虚张声势,外强中干,其实内心有很大恐惧,而且这种恐惧至今仍然存在。

怎么摆脱恐惧是人生的一个重要命题。

你说我自信,可是自信的人为什么恐惧?所以说,真正自信的人是不存在的。

陈凯歌的电影《梅兰芳》让我感动的就是,梅兰芳去美国演出,孟小冬给他写了封信。

电影镜头中是梅兰芳在美国街头,画外音是孟小冬的声音:“畹华,别怕。

”这句话,让我感动万千。

记者:你的性格真的特别合适做演员。

何冰:我一直在想,我们这个职业到底是什么?一个人,在用演戏这类职业、这类游戏谋生的时候,到底在做甚么?我始终不能回答自己的是,我为什么就要当一个演员呢?为何我从小没有过第二个想法,就是由衷地想要当一个演员呢?可能这一生我都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但我了解我自己,我是见着观众就按捺不住表演愿望的。

我从小就这样,按捺不住到舞台上讨人喜欢的。

这已经成为习惯了,乃至是一种本能。

也正是由于这样,我才会去想,我为什么这样呢?我必须把“我”这块材料给搞清楚,因为我就靠这么一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