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正版趋势不可逆转业内潜规则面临挑战

2018-11-06 09:55:19

正版趋势不可逆转 业内潜规则面临挑战

反盗版点中视频站死穴?

核心提示

中国络视频反盗版联盟日前宣布,已在海淀法院就影视剧侵权立案111宗。联盟方面同时表示,这只是优酷503部国内影视剧侵权的一部分,而针对迅雷、土豆等站的影视剧盗版起诉工作也逐步展开。至此,9月15日掀起的反盗版联盟风潮进一步升温。而这一切的缘则。

避风港原则

遭盗版恶意利用

所谓的避风港原则早出现在美国1998年的《数字千年版权法案》,指的是在发生着作权侵权案件时,当ISP(络服务提供商)只提供空间服务,并不制作页内容,如果被告知侵权,则有删除的义务,否则就被视为侵权。我国在2006年7月1日实施的《信息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中也进行了类似规定。

避风港原则包括两部分,即通知+移除,由于络中介服务商没有能力进行事先内容审查,一般事先对侵权信息的存在不知情,但是被告知侵权,则有删除的义务。而如果侵权内容既不在ISP的服务器上存储,又没有被告知那些内容应该删除,则ISP不承担侵权。

在目前的络视频行业中,很多站正是利用这一模式逃避侵权:友上传的作品与站无关,而只有在被版权方告知的前提下,站才有删除的义务。视频站往往强调,限于客观原因,难以及时审核、删除友上传影视作品。这几乎已成了通行不悖的借口。

但业内人士表示,站想要完全杜绝盗版其实也很容易,那些上传电影的友实际上是在这个公司拿了工资的上传手,使用的是盗版站给他开发的上传软件,并利用服务器大批量上传,这已成了目前络视频行业中一个公开的秘密。此外,据悉优酷有众多上传了海量影视剧内容的ID,其中用得多的ID上传的影视剧达到3.5万部集,按普通用户上传速度计算,这需要不间断上传5年,可优酷成立至今也仅有两年时间。

反盗版诉讼

陷入怪圈

盗版大量存在,对于坚持正版的公司是巨大打击,联盟中的优朋普乐、激动、华夏视联等几家公司由于在传统版权的络化方面花费更多,受到的损失自然也就越大。

盗版成本太低,而维权的成本太高,现在很多盗版站都是先抓紧时间盗版,赢得流量,赚来广告费,等到被告了再去和解,这是一个怪圈。业内人士表示。

这么多年的发展,坚持盗版的视频站早就学会了如何与版权方打交道、如何规避诉讼风险。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对于一贯盗版的视频站来说,他们的成本预算中都预留了给版权方的和解、赔偿费用。企业花费数百万元购入的合法版权,被盗版后判罚赔偿也就区区几万元,而盗版商因为侵权影片点击率所带来的广告收入可能达到几百万。尚文化创始人黎锋表示。

目前国内视频站之间,一边打官司一边谈和解的大量存在。据媒体报道,今年初激动与土豆的官司之中,双方高层就达成私下协议,激动停止起诉,而土豆向激动购买正版视频,但这一私下协议因激动老总张鹤爆出你不能偷了我的东西去免费啊而不了了之。

国内的影视制作公司要不就是国有的,民营的都太小了,盯着饭碗都来不及,根本没有余力来打击盗版,即使发现被盗版了,也多抱着不得罪人的心态。一位业内人士介绍。而在国外,正是由于好莱坞几大影视公司不遗余力的诉讼,Youtube一度因为面临10亿美元的诉讼才不得不卖给了谷歌。

结盟起诉

能否见效?

具体到起诉上,单个权利人起诉,与一个一个权利人单独起诉本身没有实质区别。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律部主任汤兆志表示。但张朝阳认为,结成联盟的好处是优势互补。

实际上,进入2009年,络视频的版权诉讼一直不断。但是挤牙膏式的诉讼毫无效果。而这些零散的诉讼也很少会经过媒体之口放大。搜狐之所以站到风口浪尖,因为我们的优势在发布上。张朝阳表示,实际上在整个联盟前后两批共111起诉讼中,他们仅占了3起,其余的均为优朋普乐、激动等站。

不管原因如何,优酷将矛头指向了搜狐,起诉其侵犯名誉权,并以利益解读联盟。对此,接受采访时,张朝阳并不讳言利益,但他认为,如果只是瞄准这一点,就会掩盖反盗版这一更大的话题。

而这次活动的影响之所以这么大,在于联盟集纳了整个产业链共同推进反盗版。近两年来,由于广告主对视频站的认可程度越来越高,不少流量较大的视频站甚至开始挤占传统电视的广告份额,更别说整个视频内容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了。

据了解,整个反盗版联盟共计110家公司,涵盖了包括中影、华谊等公司在内的61影视版权方以及4A广告联盟等。这些公司完全是不约而同走到一起的。张朝阳认为,原因在于业界似乎已认识到目前进入了真正的危机时刻;而结成联盟之后,以往那种零散的起诉将被规模、持续诉讼取代,基本不去考虑起诉的成本,持续常年的去打,联盟的律师会坚持把官司打到底。

络视频行业

何去何从

实际上,抛开浅层次的公司口水仗,联盟的起诉会不会带来络视频行业的巨变,这才是本事件的本质所在。

在联盟起诉之后,一种观点认为,目前国内互联视频行业的发展正在沿良性轨道循序渐进,突如其来的诉讼有可能打断行业发展态势。另一种声音则认为,反盗版联盟所做的事情只是加速了视频站漂白的过程,在一段时间内提升了行业门槛。

据了解,络视频行业真正启动是近几年的事情,盈利模式尚在探索之中,各站对于收入数据也是讳莫如深。根据易观国际此前发布的监测数据,今年二季度我国络视频市场收入为1.22亿元,若按业内人士估计的广告主因法律风险而离场,结果显然难以预料。

但张朝阳认为,这种担忧是没有必要的,目前络视频行业年收入有多大?根本就没做起来。那么,产业尚没有做起来,巨变自然也就无从谈起。

对于普通观众来说,无论络视频行业如何发展,他们关心的问题是是否能延续免费。因为一旦正版化导致普遍性的收费,现有的免费创造出来的流量显然将一去不返,而流量正是吸引广告的关键。

对此,张朝阳认为,广告收益和免费观看的模式不会改变,只不过是把原本那些站许诺的空头支票提前兑现了,压力之下众多的互联公司就会去购买正版,大家进入了一个不是偷盗,而是讲道理的阶段。

而在起诉广告主的问题上,目前几乎没有广告主因投放广告到盗版站上受到处罚的案例。相关法律并没有规定的那么细,核心点要看广告主是否有过错。汤兆志表示。不过一些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已有广告主开始对络盗版视频的广告投放予以评估,一旦确认了法律风险,内容的版权属性将成为广告主决定是否投放广告的前提。

张朝阳还认为,目前是国家打击盗版的绝好时机:以往需要成百上千的人力去街头巷尾肃清盗版光盘,现在大家都把目光转向了络,盗版光盘趋向萧条,所以只需要打掉为首的几家盗版站大户,就可基本肃清盗版。而以此为契机,带来的将是整个文化创意产业的繁荣。

■晨报 周治宏

演讲培训
国际期货招商
广州童装批发市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